<p id="pjvnl"></p>
<pre id="pjvnl"><p id="pjvnl"></p></pre>

<p id="pjvnl"></p>
<pre id="pjvnl"><p id="pjvnl"><delect id="pjvnl"></delect></p></pre>
<pre id="pjvnl"></pre>
<p id="pjvnl"></p><p id="pjvnl"><p id="pjvnl"><menuitem id="pjvnl"></menuitem></p></p>

<pre id="pjvnl"></pre><pre id="pjvnl"></pre>
<p id="pjvnl"></p>
<p id="pjvnl"><output id="pjvnl"><delect id="pjvnl"></delect></output></p>

<pre id="pjvnl"><output id="pjvnl"><menuitem id="pjvnl"></menuitem></output></pre>

<pre id="pjvnl"></pre><p id="pjvnl"><delect id="pjvnl"><menuitem id="pjvnl"></menuitem></delect></p>
2017-06-30
【胡博講光伏】2017 光伏行業可以預見到的三個分水嶺

2016年第四季度經歷了一場不小的分布式電站搶裝風波,大家心情尚未平復便迎來了2017年。受到2016年搶裝帶動,以及2017春節后國家政策多方面的支持暗示,整個光伏行業也繼續保持了高漲的行情。

   然而“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在如此火爆的行情中,作為光伏行業里摸爬滾打了多年的老人,還是要用清醒的頭腦看待眼前的市場。

市場的飛速成長帶來的不僅是市場機遇,同時也必然是行業的大調整或者更直接地說是大整合。組件市場、逆變器市場、EPC安裝市場,整個光伏鏈條都籠罩在激烈競爭之中。如果你是有心人,從這激烈競爭中也必能看到光伏行業在2017年面臨著的三大分水嶺。

第一條

平價上網是否到來?國家補貼何去何從?


自我初入光伏行業時,便經常聽到有些行業老前輩們討論“平價上網”,后來自己在圈里混時間長了,就也加入了這個大話題的討論,并且還在不斷影響著很多后來的年輕人也去討論。似乎“平價上網”已經成為了光伏在中國發展這么多年來,光伏人孜孜以求的夢想了。

從理想回到現實,要實現平價上網,首先考慮到的就是如何降低電站初始投資。目前占到系統成本60%左右的組件成本,仍然像一座大山一樣屹立在電站投資者們面前。所以2017年組件成本能否持續下拉,就構成了2017年行業第一條分水嶺的前提。

組件價格主要受到兩個方面影響:一是供求,二是生產工藝。2017年的價格走向筆者可以大膽的做個預測:組件價格在2017年極有可能下拉至2.5元/W的大關口。筆者的預測理由,大致如下:

第一方面,規模效應及供需。根據中國國家能源局最新發布的統計,中國2016年光伏新增并網量為34.54GW,扣除約4~7GW在2015年已安裝但延至2016年并網的裝機量,2016年中國實際需求高達30GW。而2017年隨著地面電站新增裝機降緩,我們可以做保守一些的估計,新增裝機量約為25GW。如此大的市場規模足以構成廠商們薄利多銷的前提了。

另外,為了提高對供應量的掌握度,不少垂直整合大廠都開始出現走回擴充中游區段產能的動作。光是中國本土電池片產能在今年就將有約10GW的擴充,這將是整個市場嚴重偏向于供過于求。價格也注定會在競爭中呈下降趨勢。

 

第二,生產工藝的持續改進及升級。2016年來組件廠商為維持競爭力,開始先后導入金剛線切技術。而與之搭配的還有黑硅技術,隨著更多廠家在黑硅技術的穩定性及外觀問題得以解決,在2017年下半年極有可能出現大廠力推黑硅產品的現象,屆時多晶組件成本將獲得進一步下調。

除金剛線切及黑硅技術以外,PERC技術的持續導入也值得關注。根據EnergyTrend預估,2017年PERC產能的擴充可以達到12~15GW區間,PERC的規模經濟將逐漸顯現。屆時,一般單晶280W與單晶PERC295~300W組件價差將持續縮小,PERC300W組件與N型PERT組件、異質結(Hetrojuction)組件瓦數輸出的差距也縮小到10%以內,成本卻遠低于N型技術。

組件價格的持續下跌,作為一個導火索,首先影響的應該是系統裝機成本。其實早在之前看到的王淑娟老師的《由度電成本到平價上網》一文中的分析,從某種意義上講目前我們已經實現了平價上網。而2017年組件價格如真像我預估的那樣,價格降到了2.5元單瓦,那相信即使我們沒有達到平價上網也離得不會太遠。

 而系統裝機成本下降帶來的“平價上網”對整個行業來講卻也是一個喜憂參半的事情。就目前發展階段來講,光伏行業的發展是依靠國家補貼一步一步走上來的,而一旦補貼政策有個風吹草動,整個光伏行業就會想熱鍋螞蟻一樣躁動不安,這一點在去年年中時已經充分驗證過了。

2017年一旦在組件降價帶動下系統度電成本持續下降,那么國家補貼下調將成為勢在必行的事情,其實早在2016年中的那次預熱中大家已經能夠看到苗頭了。

補貼的下降短期會帶來不錯的搶裝收益,而長期來看市場將會做出何種反映還需要拭目以待。但無論如何,“平價上網”、“補貼下調”這條分水嶺我們還是要跨過去的。畢竟,著眼于未來,讓光伏電力從昂貴的有高補貼電價逐漸走向平民化的電價,徹底擺脫補貼束縛,這樣的行業才能獲得長久健康穩定發展。

第二條

逆變器企業的競爭將撥云見日


2011年以來,伴隨著國內市場需求放量,行業站到了風口進入快速發展期,吸引了數量數量眾多的新進入者,典型的是有著技術同源性的電力電子電源領域的廠家,包括UPS和變頻器廠家。從2016年的市場來看基本上仍然處于兩家獨大、多家混戰的狀態。

2017年隨著市場上競爭的加劇及補貼下降預期的臨近,相信逆變器的競爭也會變得越來越激烈,但競爭的結果卻不像2016年那樣混亂不堪,而將呈現“撥云見日”的態勢。陽光電源、華為將繼續保持高昂的姿態,而后起之秀的GRT、茂碩電氣等企業也將擁有突破重圍的機會。

2016年,隨著6.30地面電站搶裝潮結束,地面電站的高速增長趨勢宣告結束,逐步走向平穩狀態,而分布式電站則在光伏扶貧政策的引導下走出了一波搶裝高潮。地面電站裝機與分布式電站裝機的切換,也讓兩類逆變器企業或喜或憂。

第一類是以集中型逆變器生產為主的傳統逆變器企業。面對市場切換,他們不得不進行轉型,而轉型的效果卻不甚理想,除陽光電源依然笑傲江湖外,其他家卻仍在忍受轉型痛苦。

第二類是以組串型逆變器生產為主的新晉逆變器企業。這批企業絕大多數成立于2010-2011年間,團隊凸顯年輕化,在市場上敢打敢沖,市場業績也隨之不斷攀升,尤其突出的可以關注上面提到的GRT、茂碩電氣兩家企業。

 

除了以類型劃分,觀察逆變器企業的競爭外,還有一個是以“質保年限”劃分的。逆變器作為光伏電控的核心設備,至少需要安全運行10年以上,而且要提供至少五年質保。截止目前,國內盛極一時卻已然隕落,不能再為自己產品提供完善質保的企業卻已不在少數,例如曾經的北京K、深圳J等企業。而從時間上看,真正經歷完成了第一個5年質保周期的逆變器企業也就不過陽光電源、GRT、茂碩電氣等寥寥幾個而已。

而對仍處在“亂世紛爭”中的逆變器企業來講,如何至少保證自己賣出去的逆變器能完整的享受完5年的質保時間尚且成為大問題。如此來講,在質保和服務獲得極大關注的2017年,有兩大類逆變器企業便擁有了極大的先天優勢。第一類是自然是上市公司,擁有資金和品牌兩大保障的企業,例如陽光電源、華為、科華恒盛、茂碩電氣等;第二類就是那些成長性極好的逆變器企業,而這類企業在國內仍然是少的可憐。

俗話講,打鐵還需自身硬。除了拿市場和企業自身做背書,逆變器企業能夠真正在市場上脫穎而出,更多還是要看產品的穩定性及未來技術更新的持續性。逆變器雖然在光伏系統中占比較小,但其效率追蹤、安全保護的作用卻不容小覷。因此,逆變器產品自身的穩定性相當重要。

一個企業如若能夠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在產品技術上不斷推陳出新,那它的市場也必定會水漲船高。以一款被廣泛應用到農夫扶貧助貧項目中的5KW戶用逆變器舉例,這款機型面臨最大的考驗便是農村嚴苛的電網環境,很多品牌的逆變器在中午光照最好時會出現電壓超限而脫網的現象,導致發電量降低。面對這種情況,茂碩電氣有針對性推出的“金鉆系列”家用逆變器,在軟件控制、硬件容量上下功夫做到了“運行不脫網,發電有保障”。就這一款產品,茂碩電氣2016年僅在國內合同銷量便達到大幾千套,可謂大獲全勝。

面對集中型向分布式的轉換,面對質保與售后服務的考驗,面對競爭對手技術不斷推陳出新的壓力,2017年逆變器企業的競爭必然是激烈的,同時又一定是逐漸明朗的局面。以此,也作為2017年光伏行業值得關注的第二條分水嶺。

第三條

分布式光伏系統分銷競爭漸入佳境


2014年,一則“漢能大了,霧霾就少了”的主題廣告,讓中國千千萬萬的家庭認識了光伏發電,也正式拉開了漢能在全國范圍內的旗艦店經銷模式。這種模式讓漢能每年至少保持了上萬套的安裝量。2017年中國分布式光伏再次爆發,也吸引了中國上市公司,英利、協鑫、天合、愛康等布局中小型分布式光伏。

然而,在看似美好的分布式光伏分銷戰役中,卻隱藏著層層殺機。目前分布在全國各地的分布式光伏系統分銷商大概分成了三大類。第一類,以漢能、英利、協鑫等為代表,上市公司資金、人力資源充沛,在全國范圍內大開大合的開展招商工作,以“中央統籌,直系發展”的模式開展工作;第二類,以山東綠城光能、天津金屋頂等為代表的,行業資源、資金充裕,以某塊地域為根據地重點推廣;第三類,某些中小型系統公司,并不構成分銷,僅是以自有公司主體為根本開展光伏安裝、運維工作的企業。

2017年分布式市場明顯呈爆發式增長,而以上三類公司的競爭也會越來越激烈了。而究竟三類公司的發展會趨向何方,我們不能妄下定論,但卻有兩個實際的案例經驗供我們參考。

經驗一,來自太陽能熱水器市場發展的思考。同為利用太陽能的綠色能源,太陽能熱水器在國內興起于90年代,經過10余年的發展,其市場于2008年北京奧運前后終于趨于穩定,而其市場開拓的路徑跟我們留下了非常多的借鑒。太陽能熱水器一開始發展,同樣是群雄并起,且市場競爭無序、慘烈,各廠家從直銷再到尋找分銷渠道,從多級分銷再重新回到渠道扁平化,最終形成了目前“專業強勢品牌、區域性品牌、家電品牌與雜牌”并存的市場競爭格局。參考上面我們提到的目前國內光伏系統分銷企業的分類,大概的光伏市場格局也就如此,只不過是哪家上位哪家出局的問題了。

經驗二,來自國內首個大面積推廣光伏系統經銷模式的公司—漢能控股。比起太陽能熱水器帶來的間接參考,漢能在全國范圍內的經銷模式給到我們的卻是實打實的干貨經驗了。根據筆者了解,漢能的基本模式為集團公司高空宣傳轟炸,吸引經銷加盟;集團統一采購,加盟商分銷安裝。但最近漢能李河君爆出的兩條信息可以預見到漢能的兩個改變。第一,裁員2000人,直銷改為經銷,這一信息預示著漢能嘗試通過直銷快速覆蓋市場的探索基本宣告失敗。但在競爭如此激烈的環境下,漢能集團集中采購和加盟分銷商之間的利益分配就成為了另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第二,由民用市場主導,轉向優先發展工業光伏,這一信息透露出來的是大公司在開發民用市場時投入較大但產出較慢的現實,如果在分銷系統上不做模式上的創新,僅依靠母公司輸血開發廣大戶用光伏市場,怕是目前哪家光伏企業都不敢輕易嘗試的“雞肋”。

說了這么多,總結起來無非一句話:“市場很龐大,競爭很激烈,未來很美好”。在如此激烈的競爭中,到底何種模式會更加適合中國國情,哪家企業能夠力挽狂瀾?這將成為2017年光伏行業的第三條分水嶺看點。

配资是怎么回事

<p id="pjvnl"></p>
<pre id="pjvnl"><p id="pjvnl"></p></pre>

<p id="pjvnl"></p>
<pre id="pjvnl"><p id="pjvnl"><delect id="pjvnl"></delect></p></pre>
<pre id="pjvnl"></pre>
<p id="pjvnl"></p><p id="pjvnl"><p id="pjvnl"><menuitem id="pjvnl"></menuitem></p></p>

<pre id="pjvnl"></pre><pre id="pjvnl"></pre>
<p id="pjvnl"></p>
<p id="pjvnl"><output id="pjvnl"><delect id="pjvnl"></delect></output></p>

<pre id="pjvnl"><output id="pjvnl"><menuitem id="pjvnl"></menuitem></output></pre>

<pre id="pjvnl"></pre><p id="pjvnl"><delect id="pjvnl"><menuitem id="pjvnl"></menuitem></delect></p>